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威尼斯人
当前位置:首页 >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巴曙松教授主持,王健博士主讲:从全球产业链看中国经济增长潜力

时间:2018-1-19 13:19:03  作者:  来源:  查看:111  评论:0
内容摘要:王健博士,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助理院长,前美联储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兼政策顾问,威斯康星大学经济学博士,《还原真实的美联储》一书作者。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国际金融和货币政策;研究成果被《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道琼斯通讯社、VoxEU、RGE Monitor和E...
王健博士,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助理院长,前美联储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兼政策顾问,威斯康星大学经济学博士,《还原真实的美联储》一书作者。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国际金融和货币政策;研究成果被《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道琼斯通讯社、VoxEU、RGE Monitor和Econbrowser等全球著名媒体报道和引用。

【会议纪要】

今天演讲的主题是从全球产业链看中国经济增长潜力,主要观点包括:(1)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仍然有7%,以往采用人均GDP预测经济增长不适用中国,全球产业链指数是更好的预测变量;(2)未来影响中国经济增长的因素有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四万亿的滞后效果、中国国内经济改革。

一.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

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不仅直接影响全球经济,还决定了中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走向。因为中国的经济体量很大,所以中国经济增长的快慢不仅仅影响中国经济,对整个全球经济而言也很重要。很多海外学者,包括美联储的经济学家,一直长期跟踪和观测中国经济增长,美联储也会根据中国经济增长调整货币政策。除此以外,对国内而言,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的估计直接影响到未来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走向。比如当估计中国经济潜在增速为7%-8%时,而实际增速只有6%或者更低,意味着中国存在较大的产出缺口,需要正向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来刺激以帮助经济实现潜在增长率。如果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估计较低,像后文提到的Barro估计中国的潜在增长率只有3%-4%,那么即使只有5%-6%的实际增长率,经济仍然处于相对过热的状态下,不应该采用经济政策去刺激。因此,潜在增长率的估计直接决定未来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走向,也决定了中国未来政策是正确还是错误,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命题。2013、2014年以来中国经济放缓,很多学者研究探讨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按预测速度快慢可分为乐观派和悲观派。乐观派的代表是大家熟知的林毅夫,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当被问及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时,他非常乐观地表示中国至少有20年8%的经济增长。悲观派代表是哈佛大学的教授Robert Barro,他在2016年的一篇论文中专门针对中国的经济增长做出预测。他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会很快从8%跌落到3%-4%。两派的观点在后文中都会有所讨论,着重探讨Barro的结论是如何得出的,以及为何会产生这么大的差异。

1人均GDP衡量的多国回归模

相关研究中往往应用多国回归模型来预测一国的潜在增长率,背后的逻辑是长期而言,不同国家遵从类似的经济增长规律。所有国家的长期经济增长是由这些国家的长期因素决定的,如法律制度、教育制度、自然资源的禀赋等等。所以这些长期因素决定了国家长期的经济增长率、人均产出和人均收入水平。给定这些长期因素和水平,一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是由该国和世界前沿国家的差距决定。背后逻辑是如果一国与世界前沿国家的差距大,则该国有更大的学习空间。处于技术前沿的国家技术创新的速度相对较慢,技术相对落后的国家可以不断向世界前沿国家学习以提高技术水平,学习速度快于创新速度,技术落后的国家经济发展速度就相对较快。而一旦与世界前沿的差距缩小,经济增长的速度会逐渐降低。多国模型的逻辑是把很多不同国家在不同时期的经济增长数据和决定经济增长的因素放在回归模型里进行回归。根据历史经验,需要强调的是多国回归模型测算出来的经济增长和收敛速度只是平均速度,基于平均速度对每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进行预测。在这种预测中,重要的是如何衡量与世界前沿的差距,差距越大经济增长速度越快,差距越小增长速度越慢。以往研究采用的常见衡量方法是用人均GDP来衡量。从数据分析,这种方式有一定道理,高收入国家从事的工作往往是高附加值的技术性工作,尤其是创新性的技术性工作,因此这些国家人均收入较高而经济增长速度相对缓慢,如美国、日本、德国等,每年经济增长3%属于很快的增长速度了。正是因为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只能依靠自主创新,而这种创新过程总体上比较慢。相反,新兴市场国家的技术是从海外引进或吸收,学习的速度比创新的速度快,因此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增长往往更快。中国在过去20年以接近10%的速度增长,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也出现过类似情况,包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经济体在经济起飞时期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因为当一国处于比较落后的状况时可以通过学习快速地缩小与先进国家的差距,所以在应用模型的过程中,把与世界前沿的差距作为衡量标准。具体在计量模型中,主要是以一国与美国人均GDP的差异作为与前沿的差距,将美国的人均GDP作为世界最前沿的标准。基于这种研究方法,哈佛大学的教授Robert Barro在2016年发表了一篇论文,这篇论文也在2015年11月亚洲发展银行东京会议上宣讲过。论文的主要观点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会很快从8%下滑到3-4%,研究方式就是前文介绍的多国回归模型,用人均GDP和美国人均GDP的差距来衡量每个国家与世界前沿国家的差距。Barro已经发现这个模型一直低估了中国经济增长,但即使如此,Barro仍然认为6%以上的增速对中国不可持续,会很快下滑。该文章是2014、2015年完成,当时正是最担心中国经济增长的时期,所以受到很多人的关注,当时对中国经济的悲观情绪非常严重。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开户 威尼斯人开户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网址导航 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网上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赌城 威尼斯人官网开户 威尼斯人投注 威尼斯人网上投注 威尼斯人在线投注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开户 威尼斯人网址 tt娱乐 tt娱乐平台 tt娱乐官网 tt娱乐官网 tt娱乐场 tt娱乐开户 澳门星际 星际娱乐场 澳门星际官网 澳门永利 澳门永利官网 澳门永利娱乐场 澳门永利注册 澳门永利开户 澳门永利开户注册 现金网 现金网开户 现金网网址 电子游戏 mg电子游戏 pt电子游戏 mg摆脱电子游戏 MG电子游戏 mg电子官网 MG电子游戏 老虎机怎么玩 老虎机怎么玩 mg电子游戏娱乐场 mg摆脱游戏 mg电子游戏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威尼斯人开户)